当前位置: 首页>大家专栏

“消薄村”的艺术新生

2020-02-10 15:45 来源:《今日浙江》杂志 作者:王荣恩

宁海县大佳何镇葛家村第一书记王荣恩


2018年4月,我被派往大佳何镇葛家村担任第一书记。这是个无特点、无优势、无潜力的偏远山村,刚刚完成“消薄”任务,村集体年收入只有10万元。

为改变葛家村落后面貌,我想过很多办法,比如举办桂花节等,但都落入“办节时热热闹闹,节后冷冷清清”的尴尬境地。

2019年4月4日,村里来了一位贵客——中国人民大学艺术设计院副教授丛志强。那天,在县委副书记李贵军陪同下,丛教授在村里转了好几圈,如获至宝地对我说:“你们村没有搞过大修大整,乡村原貌保留完整,就选你们开始艺术试验了。”

做艺术试验?我以为就是在墙上绘画、田里种彩稻。深入交谈后才逐渐明白,他的艺术创造项目是将艺术设计融入乡村建设,以旧修旧,“活化”乡村。

4月5日一早,丛教授就带着三名研究生进驻村里,开启为期12天的“艺术振兴乡村试验”。然而,“试验”刚启动就遭遇意外。

即便丛教授给村民讲“艺术”讲得非常认真,还精心制作了浅显易懂的PPT,但第一天来听课的村民只有26人,第二天仅剩8人,甚至有村民说丛教授是骗子……第三天,听课人数骤减为零。

“这样肯定不行!”我立即召开村两委会议,商量决定:从村干部中选出一户作示范。村监会主任葛万永自告奋勇,开始庭院试验。

第四天,我领着村干部上山砍毛竹,下河捡溪坑石,堆放在村广场。丛教授也把课堂搬到广场,用毛竹和石头现场制作了一条形似人字的长凳,村民们好奇地围过来看。我赶紧放出消息:教授要用最节俭的方式改造葛万永的庭院,欢迎大家观摩。

在丛教授建议下,葛万永动手在庭院大桂花树下刨出圆环形的坑,铺上木条,做出古朴的圆椅;庭院右侧的大空间设计成小茶坛,堆出略微起伏的小坡地……三天时间,“桂香茶语”庭院改造完成,村民看得目瞪口呆:“花了不到2000元钱,竟然改造出了10万元的效果!”

我马上组织每家户主轮流来“桂香茶语”喝茶,拿出庭院改造前后的图片给他们看,逐渐消除了村民们对丛教授的疑心。随着“乡村客厅”“时光场浴”“枯山石景”“多彩花坛”等项目艺术化呈现,杂乱破旧的场地被装扮得漂漂亮亮,村民的设计动力一点点被激发出来。

到了第十二天,全村8处空间改造完成,建成30多个艺术小品,镶嵌在村中角角落落。其中一条破烂的村道被改造成艺术路,村民们亲切地称之为“教授路”。

丛教授团队回校后,村民建起微信群,拉丛教授加入,随时探讨自家小院的设计想法、村庄公共景点的改造意见。

7月2日,丛教授第二次进村,葛家村的艺术振兴之路再次起航。10名研究生在丛教授的带领下,计划再打造30个景观节点。其中有一座老四合院,因一面墙破败将倒,需拆墙改造。可是,共用墙面的这户村民坚决不同意拆。我上门连谈三次,都败兴而归。第四次登门拜访时,我不谈拆墙,而是和他聊村里的变化。我说:“教授和这么多研究生来咱们村无偿作奉献,为的是什么?不就是让咱们村变得更美、变得更好吗?最终受益的还是大家,你总不能拖后腿吧!”

终于,他主动打电话给我:“王书记,你说的有道理,我愿意拆,但我要参与设计过程。”他还主动捐出自家四根大木梁,做了一个大牌楼,写上“玉兰院”。

从“干部做、村民看”到村民齐参与、越来越配合,葛家村完成脱胎换骨的艺术改造,吸引3万多名游客进村游玩。村中老人说:“这么多人齐心做一件事,几十年没见过了。”

12月12日,葛万永、袁小仙等10位村民受邀走进中国人民大学的艺术讲堂,分享他们用艺术改造乡村的经历与感悟。葛万永在讲台上自豪地说:“现在很多人来我们村学习,还请我们去设计。前不久刚刚完成上葛头村的改造设计,又接到了毛洋村的邀约。”

艺术的介入,不仅美化了乡村,还改变了村民。我坚信,融入设计理念和文化艺术的葛家村,乡村振兴的路子一定会越走越宽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